关于我们 About US 投稿/Contribute

首页> 学校>大学教育>国际合作> 正文

大学老师用花式作业替期末考试:卖拖鞋抄小篆

钱江晚报 2015-12-25 09:27

  想要过好年,得先考好试。对学生党来说,期末的主题离不开自习室占座、临时抱佛脚、求不要挂科。

  今年期末,浙师大有很多课程都取消了考试。可是,还没等大家振臂欢呼,老师就甩出了各种花式烧脑的期末作业——

  比如,每个人都去卖拖鞋,期末成绩按销量打分;

  比如,把336卷纪传体《明史》,重新整合成编年体;

  比如,用形状复杂的小篆抄写《说文解字》……

  “做起来一点也不比考试轻松啊,脑细胞都不够用了。”完成作业的同学们大呼“上当”,但他们都说,比起传统的笔试,这些特殊的期末作业让他们收获更多。

  一想到卖不出拖鞋会挂科

  大家像打了鸡血

  进货1000双,卖出550双,总营业额11390.5元,利润1275元……这不是一份账单,而是一份期末成绩单。

大学老师用花式作业替期末考试:卖拖鞋抄小篆

  这学期,浙师大文传学院广告专业的同学们上了一门促销策划课。前段时间,老师突然宣布,今年期末不考试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都到外面卖拖鞋去。

  同学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卖拖鞋,那可太好玩了。

  一个班20人分成了5组,同学们一开始以为好玩,行动起来才发现,没那么简单。

  光挑选鞋款,大家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插画拖鞋,有会“呼吸”的保暖拖鞋,有可机洗的居家拖鞋,还有防滑耐磨的麂皮绒拖鞋……学校主干道天天都被一大帮卖拖鞋的占领,冻得瑟瑟发抖的“卖家”,一想到卖不出去会挂科,马上像打了鸡血。

  想方案、做设计、画海报,还要自己进货卖货,同学们故作郁闷地说,上了老师当,简直比考试还难嘛。

  任课丁海猛老师说,因为广告课应用性很强,必须通过实践,才能真正把知识用“活”。同学们都很不错,但也暴露了问题:比如进货量估计偏大;原本就是薄利的拖鞋,在线销售快递成本太高;还有的收到假币;有些小组忙活了大半天,根本没赚到钱。“但他们一定是有收获的。”

  336卷《明史》重新理一遍

  死了不知多少脑细胞

  浙师大大三学生陆佩恩今年选修了古代文学课,也不需要期末考试。老师布置了一个特别的任务,请全班同学一起,把336卷的纪传体《明史》,整理成按年份纪事的编年体《明史》,纳入期末考评。

  一听到任务,同学们都叫苦不迭。《明史》卷帙浩繁,清朝那些大学士编了60年才完成,要整理出每年发生的事,那得是多大的工程?

  大家分工合作。陆佩恩分到的是崇祯皇帝在位后期的9年,9年内的事全部分散在366卷古书里面,利用电脑检索加人工翻阅,她花了一个月才大致把这9年发生的大事小事罗列出来。

  光是崇祯九年这一年内,就整理出了59个条目、5600多字,经常看得头昏眼花,死了不知多少脑细胞。

  郁闷的是,同学们花了一个多月完成的工作,还被严厉的老师打回来重做。

  “有的同学没有明白文意,整理起来就显得杂乱无章。”任课的邱江宁老师说,这样的工作确实枯燥艰深,但是必须经过这样的磨砺,才能在学术研究上摸到门道。除了罗列史料,她还鼓励学生在条目下添加必要的按语,进行自己的思考。

  经过“回炉重造”的作业在内容和条目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有些同学还主动从人物传纪中找出考中进士的时间,一一列出姓名、籍贯、考试场次、排名,俨然成了一部民间版《明清进士录》。

  用小篆抄写540个部首

  简直和火星文没什么两样

  浙师大人文学院古代汉语课的期末作业,是抄写《说文解字》中540个部首。听上去是不是太很简单了?那你就错了,因为学生们抄写时必须用小篆,还要标上注音。

大学老师用花式作业替期末考试:卖拖鞋抄小篆

  小篆是在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使用的文字,笔画复杂,形式奇古,蚯蚓一样弯弯曲曲的笔画线条,对现在的人来说,简直与火星文没什么两样。

  “别看才这么几百个字,我可是花了一个多星期才完成这项‘大工程’啊。”上这门课的孙佳夸张地说。让她困惑的是,小篆在字形的演变和发展中,并非和简化字一一对应。“比如一个‘鱼’字对应好几个小篆字形,遇到这种情况就要格外仔细,一不小心就抄错。”

  “解释古书上的疑难字词离不开《说文解字》。”任课老师景盛轩介绍,布置这个作业,是为了让学生充分理解每个偏旁在汉字的音和义中起什么作用。

  虽然作业有些费劲,同学们还是涨了不少知识,颇有收获。

  “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绞丝旁、走字底这些部首竟然有读音。”孙佳说,当知道某个部首的意义之后,它下属的字是什么意思也就清楚了。

分享到:
推荐

智囊分享

中国交换生心得:日本大学就业氛围更加浓厚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大三学生谢宝儿目前正在日本阪南大学做交换生,近日她向记者介绍了日本大学的教学设置特点和近年来中...
随着留学热潮变得火热,越来越多的人徘徊在走或者不走的边缘。出去到底为的是什么?国外的大学教学质量真的比国内一线...
这些学校都因为名字而拖累了他们的排名。
大家想象中的美国大学教授是什么样的呢?应该如何与教授交流呢?
 薛涌说迅,美国的精英大学,领头拿自己超低的录取率炒作,引发了申请者的恐慌,于是开始乱放枪,投寄越来越多的申请...
推荐给好友


邮箱格式错误

发表成功

您的评论将在编辑审核后发表,感谢您的参与

登录继续邮箱格式错误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忘记密码?

其它账号登陆:

需编辑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