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About US 投稿/Contribute

首页> 学校>国际小学> 院校> 正文

小留学生的辛酸:在学校受歧视只能忍着

中国新闻网 2016-02-15 08:39

  据美国侨报网引述《密苏里人报》报道,从韩国转校至密苏里大学的学生蒋俞胜(Jang Yu-seung)穿过校园时,一名过路的白人学生朝她喊叫并伴有侮辱性语言。他甚至还朝蒋俞胜吐口水。面对这种歧视行为,蒋俞胜却不知该怎么办。

  截止到2015年秋季,密苏里大学的亚洲留学生共有2303名。如果加上亚裔美国学生,该数字达到3082。相对于该校非裔学生对于种族歧视问题进行多次示威的反应,亚裔学生虽然也在经受同样的歧视,却不愿过度声张。

  来自台湾地区的新闻专业学生拉塞尔?许(Russell Hsu)表示,亚裔学生的被动态度多是由于担心同学的骚扰。“我们不认识很多人,我们的社交圈很小。我们不想去得罪他们。”

  住在学生宿舍的肯恩·韩(Ken Han)说,一些白人学生会时常诋毁他。他们会猛击他的房门然后跑开。“只是因为我是亚裔,他们讨厌我的外表、我的口音、我的所有。”

  不过,韩从没想过去上报这种歧视行为,因为他担心会带来什么后果,而且他认为举报也没有用。同时,他也不愿意让白人同学陷入麻烦,只是希望随着 时间的推移他们能够了解亚洲文化并不再打扰他。“我能理解他们无法适应与亚洲学生共处。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够自然而然地有所领悟。因为我们都是学生,都处于 学习的过程。”

  中国学生有关社团负责人陈佳丽(音,Jiali Chen)说,许多中国学生不愿声张是由于自己的留学生身份。

  新闻专业学生孙一哲(音,Yizhe Sun)说:“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学习,不想惹什么麻烦,也不是来改变社会的。”

  孙只经历过一次歧视,但令他铭记至今。几个白人女生冲着他叫“中国佬”(chink)。“我感到很尴尬也很受伤。这让我感觉白人不喜欢中国人。”孙将此事报告给了宿舍管理员。管理员告诉他将会调查此事,但之后却杳无音信。后来,孙搬出了宿舍。

  印度文化联合会前主席普瑞达默·班得卡(Prathamesh Bandekar)认为,校方应每学期至少一次邀请各学生组织举行公开会议。班得卡认为,亚裔学生之所以忍气吞声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权利和之后的结果不确 定,同时也不愿意影响学业。对美国文化不熟悉加上远离故土使得他们对投诉可能导致的余波措手不及。

  亚裔联合会副主席安德鲁·彭(Andrew Pham)表示,如果校方希望亚裔学生勇敢举报歧视行为,就应该设立更加便于学生维权的机构。“到现在为止,我们只在短信、电子邮件和报纸上见过这种机 构,却没有见过它的负责人,也不知道谁在那里工作。所以,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讨论种族歧视这种敏感话题对学生们来说很困难。”

  十月份,密苏里大学宣布将为所有学生及教职员工进行多样性与包容性培训。负责学生事务的凯西·斯克罗格斯(Cathy Scroggs)表示,本学期已经给新生开始了这样的课程。但完善一个培训课程需要1年到18个月的时间,所以一开始可能不会完美。

  此外,学校新设立了专门处理歧视事件的办公室。副教务长艾伦·厄德利(Ellen Eardley)表示,办公室已设有4名调查员处理各种歧视事件,并计划雇佣教育与预防专家来进一步消除校园歧视。

  不过厄德利还表示,若想要办公室的作用最大化,学生们应更积极地报告此类歧视行为。“我们的工作不是处于真空中的,” 厄德利说。虽然她理解一些学生可能不太信任校方,但她正在尽力建立起与学生间的信任。

分享到:
相关文章 小留学生 学校 歧视
推荐

智囊分享

杨澜的育儿心经:让孩子从公立转国际学校还不够

在人们期待地想了解她是怎么教育儿女时,她却在某次演讲里回答:身教比言传更有说服力,别把劲儿都使在孩子身上。选择...
顺应这种趋势,国内的国际学校的招生年级越来越低龄,从之前的国际高中,到国际初中,而现在更是越来越多的国际学校开...
国际学校的办学能力参差不齐,外教水平也差异甚大,家长们在选择学校的时候,应该从哪些方面考察外教的资质呢?小编就...
常有人说,孩子就像一张白纸,任由家长或是老师在上面涂画,在择校这方面,始终处于被动接受的地位。故此,家长的选择...
在当今教育大趋势之下,我们看到很多家长为了给孩子选择学校各样的苦恼,那么苦找之下,我们会找各样的渠道,但是不管...
推荐给好友


邮箱格式错误

发表成功

您的评论将在编辑审核后发表,感谢您的参与

登录继续邮箱格式错误

没有账号? 快速注册忘记密码?

其它账号登陆:

需编辑审核